马格兰门户网

天津蓟州区拆迁户住危房4年 廉桂峰区长去哪儿了? TIMJPG

时间:2019-08-27 14:43来源:xifa作者:admin点击:

本文原标题:天津蓟州区拆迁户住危房4年 廉桂峰区长去哪儿了?

本网今日讯 路一鸣刘 萍京秦高速公路是北京通往天津、秦皇岛及东北地区的一条重要高速公路,西起北京五环平房桥附近,经河北三河市、天津蓟州区、河北唐山市至秦皇岛市。?[从2012年开始筹建,天津市蓟州区邦均镇周于庄村是京秦高速必经之路,属于拆迁范围。2016年9月18日京秦高速公路天津段通车。区政府拆迁信息不公开 补偿款4年不到位京秦高速属于国家项目,从征地到现在已经过去4-5年了,至今天津蓟州区政府拆迁补偿信息不公开,严重违法侵害了拆迁户的知情权和财产权。蓟州区邦均镇涉及到的拆迁户比较多,还有瓦岔庄村。京秦高速公路指挥部早已将拆迁款按一定标准拨给了蓟州区政府和邦均镇政府,但区政府和邦均镇政府没有做到政策公开、信息公开,隐瞒事实隐瞒拆迁补偿标准,对被拆迁户能少给就少给,能不给就不给,有人的就多给,没人的就少给。该公路建设占用村民的土地和房屋,但政府部门至今不公开拆迁补偿信息。被拆迁村民至今不知道补偿标准,完全是政府部门“拆迁通知”,通知赔偿多少就补偿多少。在蓟州区人民法院网上,部分被拆迁村民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政府公开京秦高速公路补偿标准,但无论是蓟州区政府还是邦均镇政府部门至今行政不作为不公布补偿信息。周宝林的房屋也在拆迁之列,宅基地是550多平米,南北两套正房,包括院墙及地上附着物,一共通知给58万元(11万元新宅基地款),根本不足以盖新房。政府拆迁部门、邦均镇政府至今不公开补偿信息,村民得到的补偿款是政府部门自己核算的,未公开、未透明,强制补偿给予多少是多少,严重侵犯其知情权。周宝林多次找到镇党委书记王学良,王书记态度极其蛮横说:“天津补偿标准保密,你同意不同意就这么多钱,不同意我就不管了,你们爱咋办咋办,出现安全问题我不负责任。”周宝林多次上访均被退到了邦均镇政府,政府总以各种理由予以推脱责任。镇政府“把拆迁户生命当儿戏”,王学良书记去哪儿了?从京秦高速公路蓟州区段修路划红线开始,担惊受怕的日子就开始了。2013年开始,京秦高速修建规划红线从邦均镇村民周宝林家头顶高架桥横穿而过。于是开始修建,周宝林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修路近在咫尺,修建要从房顶头顶过。而政府部门迟迟不给予公布赔偿标准,也不给予实际拆迁安置、补偿。5年过去了,在这5年的折磨中高架桥建起来了,从他家的房顶横穿而过。每天生活在京秦高速高速公路的桥下承受担惊受怕的日子。周宝林反映给邦均镇政府,王书记霸道作风,出具最牛的《公开答复书》:经调查你的房屋和宅基地位于京秦高速工程拆迁红线以外,属于线外拆迁户,政府为保证居民安全与拆迁指挥部协商,可享受红线内拆迁户同等待遇,村户不同意或者不认可补偿金额,政府可以不征收。你的地上附着物和房屋宅基为房管局拆迁办和广成集团依据清点和京秦高速拆迁补偿标准进行补偿。这样的《公开答复》被称为中国最牛的答复书。周宝林全家生活在高速公路桥下,时时刻刻都有生命危险发生,村民住危房政府竟然如此答复。镇政府把村民生命当儿戏,把村民的补偿当儿戏,把村民的利益当儿戏。周宝林家就在京秦高速公路桥下,镇政府竟然“欺骗村民”,声称可拆迁可以不拆。王学良书记,您在周宝林家里去住一晚上,看看房顶的汽车来来往往,你能住吗?周宝林家的房屋在高速桥下,居然是红线外,根本没有进行测量,就这样“欺骗”村民。根据相关规定,在国家重点高速公路用地两侧外各五十米、其他高速公路用地两侧外各三十米、高速公路立交桥、匝道、收费站外侧各一百米范围内为高速公路建筑控制区。国家拆迁补偿款 进了谁的腰包?京秦高速公路,是国家重点工程。修建高速公路必然是“专款专用”。给人民群众的拆迁补偿款,也是“专款”。可公路从规划、开建、修通、通车都五年了,至今部分村民没有领到补偿款。根据《国务院拆迁补偿条例》应该“先补偿,后征迁”,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做到“专款专用”。国家建设工程,征迁补偿款是专款专用,那么补偿款未到位给村民,那么补偿款去哪儿了?进了谁的腰包呢?天津蓟州区政府,一直不公开京秦高速公路“补偿标准”,邦均镇政府同样讳莫如深,这其中的“秘密”是否涉及补偿款“截留”或者少补多占呢。国家拆迁补偿款,进了谁的腰包?天津蓟州区政府廉桂峰区长“行政不作为”,京秦高速公路都通车了,拆迁补偿款至今四年不到位,被拆迁村民住危房,时刻危机生命安全。政府为何“视而不见”?蓟州区政府,京秦高速公路何时“公开征迁补偿信息”?“拆迁补偿款”拆迁户还要等多久?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