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格兰门户网

郭春林与林雁斌、方丹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讯断书\被告*原告

时间:2020-02-14 16:06来源:blog作者:admin点击:

广东省惠东县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6)粤1323民初1147号原告:郭春林,男,1970年4月4日出生,汉族,广东省惠州市人,住惠州市惠城区,委托诉讼署理人:徐达峰,广东鸿浩状师事务所状师。被告:林雁斌,男,1983年6月26日出生,汉族,广东省潮安县人,住潮安县,现去向不明,被告:方丹,女,1981年4月24日出生,汉族,广东省普宁市人,现住惠东县,委托诉讼署理人:廖显堂,广东国律状师事务所状师。被告:赵勇,男,1972年5月19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阳市人,住资阳市雁江区,现去向不明,第三人:周凤英,女,1968年8月12日出生,汉族,广东省惠东县人,住惠东县,现去向不明,原告郭春林与被告林雁斌、方丹、赵勇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合用浅易法式审理,因被告林雁斌、赵勇去向不明,转为合用普通法式公然开庭举行了审理,被告方丹在第二次开庭后申请追加周凤英为本案第三人,本院经审查后,依法追加周凤英为本案第三人,并变动合议庭构成人员,第三次公然开庭举行了审理。原告郭春林的委托诉讼署理人徐达峰,被告方丹及其委托诉讼署理人廖显堂三次开庭均到庭到场诉讼;被告林雁斌、赵勇,第三人周凤英经本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到场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郭春林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林雁斌当即偿清乞贷100000元和利钱(按年利率24%,从2014年9月8日起计较至偿清之日止),付出违约金30000元;2.判令被告赵勇、方丹对上述乞贷、利钱和违约金负担连带清偿责任;3.由三被告连带负担本案的诉讼用度。事实与来由:被告林雁斌因资金周转坚苦,2014年9月8日,向原告乞贷100000元,并出具欠据和收据1张,约定月利率4%,借期至2015年3月8日。同时约定乞贷到期无法归还,则应按乞贷本金的30%付出违约金且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付出利钱;另约定如诉讼,则状师费、公证费均由乞贷人和担保人负担;同时约定由惠东县人民法院统领。被告赵勇对上述乞贷及利钱、违约金负担连带包管。原告乞贷给被告后,被告没有归还本金和利钱。后原告多次找被告追讨乞贷,但被告以各类来由拒绝归还乞贷。被告方丹与被告林雁斌系伉俪关系,该债务产生在伉俪关系存续期间,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划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伉俪一方以小我私家名义所欠债务主张权利的,该当按伉俪配合债务处置惩罚。”因此,被告林雁斌所欠乞贷属于伉俪配合债务,被告方丹应对该债务负担连带责任。被告赵勇作为担保人,依法应对上述乞贷及利钱、违约金负担连带包管责任,卖力清偿。原、被告之间债权债务关系明确,被告有能力偿清债务却拒不清偿。为了维护原告的正当权益,现依法提告状讼,请求判如所请。被告林雁斌未作答辩,亦未提交任何辩解证据。被告方丹辩称,我方不承认乞贷的事实,假定建立,也不是由我方负担责任,我方与林雁斌已经仳离,他的乞贷与我方没有关系。被告赵勇未作答辩,亦未提交任何辩解证据。第三人周凤英未作陈述。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证据,本院依法组织两边当事人质证。原告提交了如下证据:证据1原告身份证,证明原告诉讼主体资格;证据2被告方的身份证、人口信息查询资料、成婚挂号信息,证明被告方的诉讼主体资格;证据3欠据、收据,证明被告向原告乞贷的事实和数额,以及赵勇作为担保人的事实;证据4银行流水,证明乞贷已实际交付到被告林雁斌指定的账户。被告方丹对上述证据颁发如下质证意见:婚姻挂号真实性无异议,婚姻挂号的时间2008年8月25日成婚,2015年9月8日仳离的事实无异议,但我们拿到仳离证的时间是2015年9月7日仳离,以我们的仳离证的时间2015年9月7日为准;欠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是否是林雁斌和赵勇签字无法确认,乞贷的时间点无法确认,乞贷数额也无法确认,借单上附的小条子转到周凤英的账户,无法证明已交付给林雁斌,且数额无法确认,因此该生意业务凭条无法确认;对其他的证据如身份证、方丹的人口信息无异议;对银行流水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关联性有异议,与我方无关。被告方丹提交了如下证据:证据1惠州市大唐修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企业公示信息;证据2惠东县平山浪漫新娘婚庆礼节中心;证据3仳离证;证据4衡宇权属挂号查询成果;证据5事情证;证据6仳离协议书;证据7民事告状状。上述证据用于证明:原告告状前,方丹与林雁斌已仳离,仳离时,仳离时,林雁斌没有奉告有债务,而且方丹与林雁斌以前情感欠好,林雁斌没有固定收入,林雁斌与原告串通骗取方丹的钱财,两份工商挂号信息显示,假定有乞贷,也是林雁斌的谋划乞贷,因为房产权挂号查询成果显示方丹没有任何大的经济支出,证明假定乞贷建立,也不是用于伉俪配合糊口,不该当由方丹负担;证明周凤英与大唐修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存在好处关系的,后面我们问过她是隐名股东和大唐公司的财政,假定原告主张建立,将钱打给周凤英,不是打给周凤英小我私家就是打给大唐公司的金钱,依拍照关的法令划定公司的债务应该由公司负担,若确实要公司股东林雁斌负担,那么要求方丹负担连带责任的前提是公司的收益主要用于家庭糊口,但方丹没有房产、没有大的家庭配合支出,不该当负担这笔还款责任。原告对被告方丹提交的证据颁发如下质证意见:对仳离证真实性无异议,但乞贷产生的时间是在伉俪关系存续期间,属于伉俪配合债务;两份工商挂号信息真实性无异议,对质明对象有异议,个中平山浪漫婚庆礼节中心是林雁斌与方丹配合谋划的,两被告就是在伴侣的婚礼上,原告与林雁斌、方丹做筹谋的时候认识的,因此该婚庆公司是两被告配合谋划的,因此方丹认为其没有介入林雁斌的谋划是与事实不符的;对仳离协议书、民事告状状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质据的关联性有异议,这不能证明周凤英是大唐公司的股东;就是原告与被告林雁斌、方丹认识主要是通过婚庆公司认识的,其时被告林雁斌借钱也是为了婚庆公司,周凤英也是婚庆公司的财政,因此我们要求被告方丹负担连带责任具有法令依据;从仳离协议中可以看到配合产业中的一部小车也是归被告方丹所有,说明在伉俪关系存续期间产业实行配合制,并不是别离制,因此被告方丹负担连带责任具有事实依据和法令基础。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即原告提交的《欠据》及《收据》,本院作如下阐发认证:原告提供的《欠据》、《收据》原件均有被告林雁斌在对应的乞贷人栏处、收款人栏处签名并按指模确认,被告赵勇在《欠据》的连带担保人栏处签名并按指模确认,且原告提供的银行流水可以或许证明其实际出借金额96000元已转账到被告林雁斌指定的账户即第三人周凤英的账户。被告林雁斌、赵勇,第三人周凤英未到庭到场诉讼,视为其放弃抗辩的权利,本院对该《欠据》是被告林雁斌签名所借的事实及被告赵勇作为担保人的事实予以确认,并对《收据》是被告林雁斌签名的事实予以确认。按照当事人的诉、辩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被告林雁斌与被告方丹于2008年8月25日挂号成婚,于2015年9月7日协议仳离,仳离证字号L441323-2015-000828。在被告林雁斌与被告方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林雁斌于2009年5月26日注册建立惠东县平山浪漫新娘婚庆礼节中心(个别工商户营业执照注册号441323600242408),于2013年1月17日独资建立惠州市大唐修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441323000053481)。原告郭春林持乞贷人林雁斌于2014年9月8日出具,并由连带担保人赵勇签名作担保的《欠据》和收款人林雁斌于2014年9月8日出具的《收据》,主张被拖欠乞贷100000元。该《欠据》载明:乞贷人林雁斌因谋划周转需要,现由担保人连带担保向郭春林借到现金100000元,月利率4%,定于2015年3月8日前还清,一旦乞贷人到期无法归还贷款,则应按乞贷本金的30%向出借人付出违约金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付出利钱。如产生纠纷,两边同意向惠东县人民法院提告状讼(诉讼合用浅易法式),相关状师费、公证费、因保全而负担的担保费等所有为实现债权而发生的用度均由乞贷人及担保人连带负担。担保人的担保期限自克日起至乞贷本息清偿完毕之日止。该《收据》载明:乞贷人林雁斌收到郭春林乞贷现金100000元。该《收据》中所列的“收据”上面用笔作了“农行:周凤英6228481139104763”的讲明(原告郭春林陈述是被告林雁斌用笔书写的)。另查,被告林雁斌与被告方丹告竣如下仳离协议:一、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两边生育一子:林乐(2009年8月1日出生),扶养权归女方,扶养用度均由两边配合负担,男方应在每月5日前转账500元整,转至“中国工商银行”帐号:62×××89,给女方作小孩糊口用度;教诲费、医疗费等用度全部由男方卖力负担,直至付到小孩高中教诲阶段完成为止;完成高中学业后的有关用度由男、女两边另行协商。男方有看望小孩的权利。二、伉俪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两边配合产业:1、春风日产小型轿车一辆,车牌:粤L×××××,该辆小车所有权男方自愿放弃,归女方所有。2、位于西席宿舍衡宇内的家用电器及家具经两边同意折价20000元整,有男、女两边各自享有10000元整,仳离后男方将该笔金钱作为小孩林乐的糊口用度,于2015年10月开始直至该款付完。三、伉俪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两边确认无配合债权;亦无配合债务。属小我私家名下发生债务由各自卖力负担归还。四、两边各自的糊口用品、衣物等归各自所有。五、本协议一式三份,两边签名捺手印后生效,男、女两边各执一份,婚姻挂号处存档一份。原告在庭审时作如下陈述:银行转账96000元,另4000元预扣利钱,其时林雁斌说周凤英是卖力办理财政的,因此转账到周凤英的农行账户。本院认为,被告林雁斌向原告郭春林乞贷100000元,有《欠据》、《收据》为证,事实清楚,但从原告提供的银行流水显示,原告郭春林实际出借的金额为96000元,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乞贷的利钱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钱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该当根据实际乞贷数额返还乞贷并计较利钱。”的划定,本院予以确认出借的金额为96000元,两边的借贷关系未违反法令、法例的强制性划定,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林雁斌未根据约定的期限返还乞贷,已组成违约,现原告郭春林诉请被告林雁斌返还乞贷100000元,本院予以支持的乞贷为96000元。关于利钱计付的问题。原告主张利钱按年利率24%计,并计付违约金30000元,联合原告提供的《欠据》约定的借期内的利钱按月利率4%计和过期按银行利率四倍计及计付违约金,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合用法令若干问题的划定》第二十六条“借贷两边约定的利率未凌驾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乞贷人根据约定的利率付出利钱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两边约定的利率凌驾年利率36%,凌驾部门的利钱约定无效。乞贷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付出的凌驾年利率36%部门的利钱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划定,原告诉请利钱及违约金的总和不能凌驾年利率24%,本院予以支持的利钱按年利率24%从2014年9月8日起计较至偿清之日止。关于担保责任问题。被告赵勇在《欠据》中的连带担保人栏处签名作担保,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当事人在包管合同中约定包管人与债务负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包管。连带责任包管的债务人在主合同划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包管人在其包管规模内负担包管责任。”划定,被告赵勇应负担连带责任包管,《欠据》中对担保期限作了“担保人的担保期限自克日起至乞贷本息清偿完毕之日止”的约定,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包管合同约定的包管期间早于或者即是主债务履行期限的,视为没有约定,包管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包管合同约定包管人负担包管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雷同内容的,视为约定不明,包管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划定,原告郭春林诉请被告赵勇负担连带清偿责任,来由充实,予以支持。关于被告方丹是否应负担连带责任问题。涉案乞贷虽产生在被告林雁斌与被告方丹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林雁斌以小我私家名义所借,但乞贷用途是谋划周转所需,被告方丹抗辩认为第三人周凤英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是惠州市大唐修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财政及隐名股东,原告郭春林对第三人周凤英是惠州市大唐修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财政的事实不持异议,且原告郭春林提供的乞贷最终是汇入第三人周凤英的账户,被告方丹提供的证据可以或许证明其有独立经济来历,仳离协议书亦未涉及与本案相关的债权债务,被告方丹抗辩来由建立,故本案乞贷不宜认定为被告林雁斌与被告方丹在伉俪关系存续期间所欠的配合债务,原告诉请被告方丹应对被告林雁斌的上述乞贷本金96000元及利钱负担连带清偿责任,证据不足,来由不充实,不予支持。综上所述,被告林雁斌、赵勇、第三人周凤英经本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到场诉讼,依法可作缺席讯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及上述司法解释划定,讯断如下:一、被告林雁斌于本讯断产生法令效力之日起10日内一次性向原告郭春林归还乞贷本金96000元及利钱(以96000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从2014年9月8日起计至清偿之日止);二、被告赵勇对被告林雁斌的上述乞贷及利钱负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原告郭春林的其他诉讼请求。假如未按本讯断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款项义务,该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划定,加倍付出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钱。案件受理费2900元,公告费560元,合计3460元,由被告林雁斌、赵勇连带承担。如不平本讯断,可在讯断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 判 长  杨辉煌审 判 员  张鉴洋人民陪审员  黄伦辉二〇一八年一月十一日法官 助理  刘 慧书 记 员  熊志东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