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格兰门户网

【理论研究】童心·童声`蝈蝈|歌声

时间:2020-01-16 00:23来源:blog作者:admin点击:

倾听虫鸣《童心·童声》简介: 这是中国首部全面反应六七十年月童年糊口的书籍,是从“首届大会堂杯怀旧故事大奖赛”参赛作品中精选出115篇获奖作品结集出书的。书中全景式揭示了童年时代吃、穿、玩、糊口、进修等方方面面的苦与乐。故事布满了童真与童趣,令人捧腹,让人潸然泪下,自出书刊行以来深受60后、70后读者的接待。同时本书也是与子女交流相同很好的桥梁与纽带。主编:郝炼山出书社:文化艺术出书社出书日期:2012年1月订价:39元销售热线:010-65420087文/杨宽大 小时候糊口在村落,那时还没有电视,甚至连收音机也没有,偶然看上一场影戏,险些成了我童年文化糊口的全部。而那漫山遍野的虫鸣便成了我影象深处流淌的感人音乐。 虫们的演唱形式多种多样,一点都不比我们人类逊色。想听合唱,那你最好选择炎夏或初秋的中午,随意找一处山坡,静静地凝听。这时的虫们是最亢奋的,处于最佳状态的歌手们,争先恐后,毫无保留地献上各自的特技。藏在草间的虫们无所顾及地亮开嗓门或发抖翅膀,很投入很动情地演唱起来,宏亮的歌声像涨潮的海水,一浪高过一浪。虫们的合唱随心所欲,不讲什么端正,近乎混乱无章的表演,却让人感应洒脱自然、清新别致、韵味绵长。 没有谁能阻止虫们的鸣唱。我曾有许多倾听虫鸣的时日,出于好奇,有时我这个不很循分的听众存心捡起一块石头向草丛里扔去,听到响声的虫们连忙噤若寒蝉,遏制了讴歌。而远处的虫们还是照唱不误,热闹不凡。近处的虫们或是经不住同类的诱惑,或是不甘掉队于远处的虫们,纷歧会儿,又高歌如初,好像什么也没有产生似的。虫们都是躲在幕后的隐身演员。大多时候,只闻其声,难见其形。 人们只能凭经验分辨它们的歌声。蝈蝈称得上最优秀的歌手,其歌声最为响亮,有一种金属的质感,颇具穿透力,激昂、清脆的歌声响彻整个山坡,它们是无可争议的主角。蝈蝈们高亢的歌声里经常夹杂着一些“沙沙”的声响,我料想是那些蚂蚱、螳螂们的翅膀磨擦发出的。不很清脆,软绵绵的,像是为蝈蝈伴唱似的。这种刚柔相济、珠联璧合的默契表演险些到达了出神入化、出色绝伦的境界。想听独唱,是要费一番周折的。 到野地里捉蝈蝈千万要耐住性子,寻着啼声蹑手蹑脚地逐步靠前,像非洲草原上捕猎的狮子。蝈蝈像个精灵,稍有消息,就逃之夭夭,不见踪影。当靠近方针时,要眼尖手快,且不能下手太重,慢了蝈蝈会在眼皮底下溜掉,手重了会弄伤蝈蝈玲珑的玉体。捉到一只绿莹莹的蝈蝈后,把它放入用高粱杆扎成的精良浅易的笼子里,然后挂到院子的树枝上或是窗框上,喂些白菜叶、倭瓜花之类的食物。过不了多久,那晶莹剔透、碧玉般的蝈蝈就会独自唱起来,歌声弥漫了整个院子。 夏天的薄暮,在村边时常听到蚂蚱于空中的歌鸣,那空灵的歌声渲染出乡间闲逸、静溢的意境。正所谓“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我和小同伴们鼓掌应和,蚂蚱觉得找到了知音,逐步飞过来落在离我们不远的处所。弯腰弓背、小心翼翼地挪已往,猛地用隆起的手扣住。拉开这空中歌手的粉红翅膀,像精美的小扇子,煞是悦目。 蝉是清高的演员,它们凡是选择高峻的树木作为演出的舞台。有人赞其歌声是阳光下的绝歌,有人称其鸣声是不堪入耳的噪音。听蝉要用一种和蔼心境才行。心静如水,听蝉鸣,听出的是诗意的恬淡,是一种可贵的艺术享受;心浮气躁,听蝉鸣,听出的是烦恼、是郁闷。儿时的我不谙世事,心无旁鹜,听蝉自然听出的是一种世间少有的清音。蛐蛐历来都是不行忽视的乡间实力派歌手。它们喜欢山野,更青睐院落。不像捉蝈蝈那样费神艰苦,夏秋季候,每家院子的墙角总会有蛐蛐不请自到。它们白日凡是是三缄其口,在山野或院落偶然能听到它们略带羞涩的演唱,而夜幕方才拉开,它们便纷纷登台表态,变得异常高兴和活跃,歌声清丽、婉约、典雅,像潺潺溪水在夜的长河里轻轻漫流,如美好的古典音乐在耳畔款款飘荡。倘若院里再养着蝈蝈,它们就会一唱一和,上演一曲绝妙的男女二重唱,枕着这一高一低、犬牙交错、抑扬顿挫的迷人歌声入睡,我恍若飘渺于人间仙境般陶醉。 我是听着虫鸣长大的。脱离故里后,那悦耳的虫鸣早已渐行渐远。近些年来,闲暇之余,我常常来到城边的山上,倾听虫们的浅吟低唱,感悟自然的无穷魅力,好像投入了故里母亲的温暖度量,找回了丢失已久的快乐童年。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