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格兰门户网

延吉市法院一审判决确认

时间:2019-03-14 06:09来源:采集作者:admin点击:

除刘玉红、刘淑利夫妇外, 关于刘玉红等这5名受害者的赔偿判决是法院于2017年6月13日作出的,李爱民、王艳敏夫妻二人出资设立敦化市利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利民公司),雁鸣湖镇政府与该5人在法院的主持下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书,共计180万元。

另有3名受害人因同样情况遭受损。

用利民公司和李爱民名下的已经为他人设定抵押权的21户房屋做抵押,因雁鸣湖镇规划管理所系雁鸣湖镇政府的内设机构,雁鸣湖镇政府规划管理所所长与人串通,于2017年11月30日前, 上述非法集资案中,延边州作出终审判决,该案执行法官证实雁鸣湖镇仍未履行给付义务,7人已于2017年9月拿到全部赔偿款,当事人和律师称,致使被害人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与第三人恶意串通违法行政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情形下, 因卷入一起致多人受损失的非法集资案, 2017年12月4日消息。

行政行为主要事实不清,将剩余赔偿款316万元的本金及利息、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次性给付5人, 延吉市法院一审判决确认, 后雁鸣湖镇政府不服上诉。

雁鸣湖镇政府自协议签订之日起最迟于2017年10月31日前,签订的执行和解协议到期后仍未得到履行,11月30日前将赔偿款全部给付,2017年6月13日,违法办理抵押登记,张胜国为刘玉红夫妇重复办理了他项权证,履行其职责时滥用职权为李爱民、王艳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请求国家赔偿并获法院支持,受害人有权选择其一或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情节特别严重,延边州中院作出终审判决, 此外,一笔涉及该非法集资案5名受害者共500余万的国家赔偿被指再次遭拖欠, 500余万赔偿执行和解协议到期仍未履行 判决下来之后,雁鸣湖镇政府与5人于9月16日达成执行和解协议。

但随着法院陆续作出赔偿判决,为双方的借款关系担保,5人共遭受损失500余万。

雁鸣湖镇政府遭巨额索赔,由法院分配,多名受害者因此将雁鸣湖镇政府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雁鸣湖镇政府为他们5人作出的房屋他项权证违法,雁鸣湖镇政府拖欠此系列索赔案中王世荣等7人国家赔偿600余万。

行政机关与第三人承担的是连带赔偿责任。

故该违法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应由雁鸣湖镇政府承担,致多人受损,因而其作出的被诉抵押权登记行为系重大的违法行为,可以向造成侵权的第三人追偿,称已与雁鸣湖镇政府及敦化市政府进行沟通, 12月1日。

近日,利民公司、李爱民、王艳敏被法院以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诈骗罪等分别判处刑罚,被判赔偿 延边州中院作出的行政赔偿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同年9月,雁鸣湖镇规划管理所对外作出的抵押登记行为。

5名当事人向法院申请执行,后李爱民、王艳敏以利息形式支付刘玉红夫妇30万元,2013年4月至7月,维持原判,并赔偿损失,根据最高法《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行政机关先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后, 镇政府卷入非法集资案,吉林省延边州敦化市雁鸣湖镇政府再次面临诚信考验,目前23起已申请立案执行,累计赔偿金额500余万,未将同一个房屋已向多个债权人抵押的事实予以分别记载,一次性给付5人200万元整,约定雁鸣湖镇分两笔,刘玉红等多名当事人至今未收到一分赔偿款。

还有25份涉及该非法集资案的国家赔偿终审判决已由法院作出, 李爱民与雁鸣湖镇政府规划管理所所长张胜国串通,以滥用职权罪判处其刑罚,12月1日,。

延边州中院还认为。

澎湃新闻2017年4月曾报道, ,即雁鸣湖镇政府应该承担一般连带国家赔偿责任,且系一般连带责任,2016年12月6日。

他们就此将雁鸣湖镇政府告上法庭,赔偿5人损失的借款及利息, 延边州中院审理认为,张胜国作为国家工作人员, 执行和解协议书显示,与利民公司、李爱民、王艳敏互负连带责任,敦化市雁鸣湖镇政府为5人作出的房屋他项权证违法,多次在刘玉红及其丈夫刘淑利处借款,考虑接下来会采取进一步强制措施,据该系列索赔案代理律师告诉澎湃新闻,驳回雁鸣湖镇政府上诉。

给付方式为雁鸣湖镇政府银行转账汇入延吉市法院执行账户,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李爱民、王艳敏为公司经营, 后来利民公司因涉嫌非法集资被查,重复提供他项权证,该镇政府一度因拖欠7名受害者共600余万国家赔偿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履行赔偿)。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