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格兰门户网

【历史星空】从后人题诗来看董仲舒-董仲舒|江都

时间:2019-12-05 01:30来源:blog作者:admin点击:

从后人题诗来看董仲舒

    

    文/董书尧

  董仲舒为今河北省景县董故庄人,是西汉著名的教育家和哲学家。景帝时为博士,武帝时做过江都相、中大夫和胶西相。他的官做得不大,政绩也远非显赫,然而他的思想却影响深远,对中国封建社会的发展起过重大作用,对古代伦理道德的形成和延续也有明显的意义。他受到了历代官吏和文人骚客的注重,有的研究他的学说,以求治国之道,有的则赋诗来赞扬他,树立他的形象。

  董仲舒死后,景县旧治南条城和董故庄都建起了董子祠,供人瞻仰凭吊。董故庄村民一向称他为“董子爷”,对他在家乡的活动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自元朝以来,古代官吏文人每来景州和董故庄游历时,往往留有诗作,或追古抒情,或评说历史,诗致词切,古风典雅质朴。元朝朱绍明的《寻董子旧宅》说:“连村禾黍名犹昔,故址荒芜草自春。慨想江都为相日,高风千古更谁论!”明朝万历供事内阁的黎民表,执政能文,是知名的诗人,他来董故庄观瞻,作《董子祠》一首:“古庙丹青在,幽人此处寻。浮云碣石外,落日广川阴。壁尚藏古书,庭犹积草深。因怜不遇者,此地倍沾襟。”清朝康熙时的翰林检讨、著名诗人朱彝尊的《董子祠》说:“汉日江都相,荒祠旧水滨。玉杯存俎豆,青简重天人。夕鸟窥园下,秋花褒露新。凄凉不遇赋,千载一沾巾。”从这几首诗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董子故宅、董子祠的演变情况,及后人对董仲舒的评价和敬仰。董仲舒死后葬于长安胭脂坡,此处为长安汉城的郊外村野。武帝去芙蓉苑曾过此下马,以示尊敬,所以也称为下马陵。后来,讹传为虾蟆陵。唐朝时,儒道释并行于世。由于下马陵南邻皇家苑林曲江池,西靠东市贸易区,这里便自然形成了名妓名酒所出之处。白居易描述长安故妓的《琵琶行》说:“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谢良辅的诗说:“取酒虾蟆陵下,家家守岁传卮。”齐巳说:“翠楼春酒虾蟆陵,长安少年皆共矜。”到了明朝,这里虽然冷落多了,但是董墓和董祠却受到了当政者的重视。明朝人马理,官至南京通政参议、光禄卿,他对董墓未修缮前的描述是:“三尺孤坟禁苑头,王侯至此下骅骝。儿童问为缘何事,千载真儒在此丘。”是后,董墓和董祠经刑部主事张治道等人的修葺,鼎州许国翰的诗说:“瑞霭高城春日辉,陵边嫩绿草初肥。云生殿阁疑嶂下,树起茶坊避鹤飞。两相王庭功益懋,千秋史册美方归。拜瞻庙貌俨如在,时有清风出翠微。”清朝康熙十三年,皇朝为平定三蕃之乱,由西安一路进剿云南吴三桂,事平后便在董墓附近驻兵四千人。当时兵营修筑沟城,董墓也在构筑之中,因而受到破坏。二十七年,知县陈春麓又奉命重修董墓和董祠,并造董仲舒石像供于祠内。翰林院检讨、诗人李因笃以《重修下马陵记》而记之。以后,康熙末期举人,一直隐居不仕的康乃心的诗说:“麟经日月已苍茫,一代洪文起建章。故苑荒坟传下马,茂陵词赋忆先皇。江都老去贤良尽,繁露书成太史藏。多少通侯高冢在,于今断草卧牛羊。”此后经知府董弘彪的修建,由康乃心撰记,才焕然一新,面貌改观。这正是下马陵的演变情况。

  董仲舒早年在家从事教授,下帷讲诵。对他这段生活的记载,如清朝康熙时的礼部郎中李孔嘉的《董子故里》说:“孤村淡将夕,高名传董字。三年不窥园,百代殷祀事。想其下帷时,渺渺天人际。”景州人李景潞的《董子祠》说:“王佐遗芳躅,家山矗旧祠。天人相与际,黄老未衰时。户阒惟狸窜,园荒有鸟窥。好披繁露帙,竹月照书帷”。《太平御览》卷九一二载:“董仲舒下帷独咏,有客来谐语,遂移曰:“舒知其非常”。客又云欲雨,仲舒因此戏之曰:“巢居知风,穴居知雨,卿非狐狸,则是鼷鼠。”客闻此言,色动形环,化为老狐狸也。”这两首诗对董仲舒下帷讲诵的描述,令人神思。

  有些诗对董仲舒生平的描述、评论和赞扬更是耐人寻味。武帝于建元元年招贤良,董仲舒应召对策。对于他的对策,后人诗作颇多。元朝监察御史、著名诗人王恽的《董子祠》说:“吾观汉家制,所发皆亡赢?中间去取之,易苛稍宽平。何参不足责,本是刀笔生。文景尚黄老,申公负盛名。贤哉董大夫,三策贯汉庭。论说天人际,高吐三代英。仁义我所重,功利我所轻。纷纷弘汤间,独能尊圣经。所惜王者佐,竟老胶西卿。过脩得遗庙,再拜瞻冠缨。至今读公书,片语皆世程。浩浩广川水,万古朝沧溟。因之观其澜,吾道得少行。”明朝都御使巡抚保定、诗人许宗鲁的诗说:“武帝重儒臣,江都雅化新。虚无斥黄老,法术摈韩申。谊道言可训,天人对当尊。仰追千古迹,于此挹芳尘”。清朝康熙时的都察院左都御史、工部尚书魏廷珍的《董子祠》说:“六经余烬日经天,伊吕声华御藻传。诗继春秋雅亡后,道承邹鲁建元前。汉兴礼乐三千牍,董策天人五百年。泗水心源汇闽洛,广川砥柱护风烟。”董仲舒在举贤良对策中的主张和影响,于此可见其在后人心目中的地位。

  建元六年,董仲舒就辽东高庙和高园殿灾,在家著《灾异之记》。不料被浪游长安,欲求官而不得的齐人主父偃将草稿偷去,献媚武帝。董仲舒在草稿中主张要用大火把那些贵而不正的侯爵和近臣都烧死,因此得罪了武帝,将其定为死罪,几乎被杀了头。对于这段历史,清朝顺治时的刑部尚书、著名诗人王士祯的《董子祠》说:“董公祠庙已荒凉,凭吊西京意倍伤。漫以园林劳主父,只将经术奉骄王。时逢明主身空老,志在春秋道正长。我自爱传繁露学,玉杯曾问广川乡”。元朔五年,公孙弘为丞相,被封为平津侯,他因嫉妒董仲舒的才学和见地,于是进谏武帝,让他做了胶西相。胶西王刘端为人贼戾,无法无天,杀死王国相这类二千石的官甚多。公孙弘是想借刀杀人,将董仲舒置于死地。对于董仲舒所遭受的陷害和排挤,明朝长安人任中凤的诗说:“夜乌萧瑟叫城头,旷代醇儒剩一丘。道统那堪终战国,心传还赖接春秋。得君谁比公孙辈,陈策空多主父俦。下马武皇称盛节,园林千载茂松楸。”清朝康熙时的吏部员外郎、诗人李开叶在《董江都》中说:“东西两汉一醇儒,述作真能舆道俱。三策大廷存国史,十年贤相卧江都。平津阿世官应达,贾傅忧时骨早枯。试问传经诸博士,计功能似广川无?”另外,咸宁人罗魁说:“下马风千古,平津墓有无?”他又说:“武帝崇儒犹下马,公孙阿世岂穷经?”主父偃和公孙弘的阿谀献媚和阴险毒辣,遭到了后人的反对,这些人的评论是应该得到公允的。

  董仲舒一生的遭遇,注定了他不可能会取得什么显赫的政绩,而他终生著书,寻求治国之策,却不能不为后人所赞扬。对于董仲舒的一生的评价,宋朝司马光的诗说:“吾爱董仲舒,穷经守幽独。所居虽有园,三年不游目。邪说远去耳,圣言饱充腹。发策登汉庭,百家始消伏。”明朝礼部主事王云凤的《下马陵》说:“汉儒陵墓汉城东,汉代君臣敬礼同。自古有谁传下马,于今何幸企高风。原从邹鲁昭仁义,直辟嬴秦计利功。几度幽寻钦胜迹,祠堂松柏郁葱葱。”清朝康熙时的翰林院主编修、著名诗人查慎行的《景州董子祠》说:“西风残照广川城,董相祠边感慨生。官秩稍增秦博士,文章独辟汉西京。醇儒岂以科名重,浊世无如经术轻。却笑武皇亲制策,牧羊牧豕尽公卿”。李因笃的诗说:“秦烟鲁避汉同功,武帝雄才匹大风。自罢百家崇正始,亲延三微剖群蒙。”吴攀桂说:“先生三策好,千圣依长城。”吴松说:“道分谊利千秋范,策对天人百世师”。董仲舒继承和发扬了孔子学说,是儒家文化发展至第二阶段的代表人物。从以上这些举例中,不难看出董仲舒及其思想在后世中的影响,以及在封建王朝时期的历史地位。历史上这些诗人的题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历史的真实,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不得不为我们所重视,进而作些比较深入的研究。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