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格兰门户网

我因工致左眼球摘除不被评工伤反遭诬陷坐牢之二 IMGWFE

时间:2019-08-27 16:51来源:xifa作者:admin点击:

本文原标题:我因工致左眼球摘除不被评工伤反遭诬陷坐牢之二

本网今日讯 控告书控告人:徐祥建,身份证号码:320624196205123051,住南通市通州区十总镇朝阳路6号,电话:18796178049。第一被控告人:原南通县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局长龚祖国,现退休。第二被控告人:原通州区人事局局长张剑冰控告请求:请求上级领导依劳动法规定评为工伤,享受工伤待遇,并平反历史冤案。事实和理由:1984年12月上班时,我因张天成烧铸的铸管破裂,必须共同找厂方解决好产品质量是谁的原因,我才好下一步操作,张怕赔钱不愿去,后拳头猛击我左眼,致左眼镜片破裂击穿眼球(左眼全摘除)致终生残疾。致残后,我要求评为工伤,几年都未得到解决。我就不断向上级部门上访,厂方就向县公安局、县、市劳动局等部门告状说我“厂方不答应其无理要求时”就闹事,并诬陷我和张天成“在揪扭中致残”。完全隐瞒了“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产品质量而发生的事故”事实,遭到打击报复,在无辜关押我一年零二个月后,在另一只眼睛也关瞎后,在不得收场的情况下,匆忙找人做假证判刑,先是以流氓罪抓捕,检察院又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起诉,起诉十一个月后又以关电源总闸破坏集体生产罪审判。在我双目失明的情况下,由警察搀扶着我上审判台,当时没有证人到庭,没有辩护律师(交了律师费),更不准本人申辩,本人认为关电源总闸是捏造的事实,就说我认罪态度不好,强行判我坐牢一年零十个月,十天后又遭开除出厂。①本人请求上级部门实事求是按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评为工伤,并享受工伤待遇。②平反历史冤案。一、飞来横祸,84年年底因产品质量致残左眼,86年县、市人事局处理不属工伤,并超过处理工伤规定的时间,违反江苏省85(18)号文件政策,三十多年各部门互相推诿,搪塞久拖不决,并遭诬陷坐牢。(见证据一)84年年底致残后,85年2月8日,江苏省计委、劳动局等部门就工伤认定下文“凡企事业单位的职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发生的与生产劳动有关的事故(不管是领导的责任和工人的责任事故)都应按工伤事故处理。”(见证据二)出工伤后,我要求按工伤认定我的伤残,工厂、劳动局推是公、检、法解决,公、检、法推是总工会劳动局解决。几个部门互推几年都未解决。我就不断上访,厂人事科科长陆文娥把省(85)18号文件暗藏于档案室不出示厂方就向公安局、县劳动局等部门告状“厂方不答应其无理要求时”就闹事,见起诉书中证据。县劳动局下文并诬陷我和“张天成在揪扭中被张打坏镜片,碎片扎坏左眼,致使左眼失明的事故,不属于工伤事故”。完全隐瞒了“在工作时间、地点因产品质量而发生的事故”事实(见证据三)1987年,我就到江苏省上访,省总工会给了我(85)18号文件。省工会领导对我说,你是属工伤,你回家去要给你解决的。是否属工伤应属于县劳动局认定,但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长龚祖国却插手定调,徐的受伤不属工伤,其余部门紧随,三十多年久拖不决。在厂方和县劳动局隐瞒事实真相下,1987年1月14日南通县原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局长龚祖国,带10个兵10支枪开卡车进驻厂内,解决我的事情,当着众人的面,以武力威胁我“不准到省、北京上访,否则抓你坐牢。”在我拿出苏公发(85)18号文件,但公安局局长仍强行处理并行文定调“徐祥建工伤不属工伤,但可以享受比照工作待遇,但这是照顾性质的”。而实际上完全是谎言和欺骗,到现在为止,我的医疗、工伤、工资等待遇都没有,甚至连我的独生子女费也被无情的剥夺,我的正当要求说成是无理要求。(见证据五)杀气腾腾的话语背后是领导权力的傲慢,领导的一句话就是政策、条例,个人的正当权益随时可以被剥夺、被漠视。南通市劳动人事局拿不出具体那一条规定不属工作,就利用职权违反劳动法规定,一次次乱行文“徐的受伤不属工伤”一推了之,在省(85)18号文件事实面前,三十多年都未得到公正解决(见证据四)。二、超期关押,超期判决,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执法人员知法犯法无人追责。1990年6月27日被拘留关押,7月6日被逮捕(见证据六)1990年9月15日被起诉(见证据七)直到1991年8月17日把我的唯一的好眼也关瞎后(见证据八),在我双目失明不得收场的情况下,开庭审判,关押我一年零二个月,起诉到开庭十一个月(见证据九)三、在我双目失明的情况下,由警察搀扶着上审判台强行定罪,没有证人,没有辩护律师,开庭审判不符合法律程序。法律在哪儿?人性在哪里?在我双目失明的情况下,由警察搀扶着上审判台,没有证人到庭,没有辩护律师(当时交了三百元辩护费,相当一个工人半年工资)(见证据十一、十二),更不准自我辩护,我不承认栽赃我头上的种种罪状,就说我“徐祥建认罪态度不好”见判决书,尤其是证人不到庭不是证,法律在哪里?在我双目失明残疾的情况下,由警察搀扶着上审判台,强行定罪,人性在哪里?四、临时找人做假证,没有罪照样判,置于我死地。临时匆忙找人以“关电源总闸破坏生产”为由做假证,在我被无辜关押一年零二个月后,另一只眼睛也关瞎了,法院意识到将无法收场,厂里有人问“徐祥建眼睛全瞎了怎么办”,南通中院姓陈法官(脚瘸)说“没有罪照样判”。在判决前几天,姓陈的法官授意水泵厂人保主任耿金荣找陈家华、王建军等五人到酒店喝酒做假证,以徐“关厂电源总闸破坏生产”为由签名盖章,当时也请人秘科科长徐建去喝,徐知道此酒不好喝,故未去。后徐建无意中说出此事。我出狱后曾当面对质王建军“我从没有向你们要过电,怎么谈得上我关电源总闸?”王说“你找耿金荣去。”此事水泵厂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些人都健在,请求上级部门亲自调查核实?这就是执法人员对我故意迫害。发电工和电工,作证说我关电源总闸一事相互矛盾,完全是假证厂缺电或要电必须向负责发电的陈家华和黄宏杰要,而不是向不负责发电的电工王建军和杨福海要,所以电工的证据是没有说服力的假证。陈家华虽然是发电工,我从来没有向他要个电,怎么能证明我关电源总闸?本人不是电工,对电的知识一巧不通,更不知配电间总闸在哪里,在把我唯一的眼睛关瞎后陷害我关总闸一事,完全是无中生有。五、通州检察长胁迫杨福海做假证,知法犯法,无人查处。请求最高领导部门查处2017年年底下大雪的一天,通州检察长把杨福海带去南京高级检察院,就关电源总闸一事责问杨“为什么给徐祥建作证?再继续作证,就把你抓起来。”在检察长的胁迫下,杨又为政府作证,此事是通州检察院刘志峰在我拿检察院驳回书时对我说:“此检察长该死,把杨福海带去南京高级检察院继续做假证。”此二人都健在,请上级领导调查核实?六、法院判决我坐牢一年零十个月,十天后又被开除出厂(见证据十)。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工伤期间用人单位不能解除劳动合同,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享受工伤医疗待遇。多名证人证明我没有关电源总闸的证据为什么只听片面之词?(见证据十四)。八、起诉书和判决书指控的事实相互矛盾,罪名不一,完全是栽赃陷害,故意捏造罪名审判,先后以流氓罪、扰乱社会秩序罪、破坏集体生产罪(见证据七、九、十二)。起诉书是流氓罪,判决书是破坏集体生产罪,超期十一个月才审判,本身违反刑事诉讼法,须在三个月内审判的规定。起诉书中“综上所述,被告徐祥建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情节恶劣……构成流氓罪”。没有一句徐关电源总闸一事。而判决书“尤其是1989年入夏以来……其间一天上午(没有具体时间)被告人徐祥建擅自闯入配电间,欲推照明电闸时,遭到值班电工的有力制止(值班电工是谁没有具体人名),其行为构成破坏集体生产罪。”法院审理案件必须以控方起诉为前提,在没有追加控诉人的情况下,法院审理中受控方起诉范围约束,也就是法庭审理只能回答起诉书中指控的犯罪事实是否成立,是则构成犯罪,否则,法院即应判被告人无罪。据此,如果我确实关了电源总闸,那么一开始就会以此起诉。正因为没有此事,也抓不到我的把柄,才在超期关押了我一年零二个月,又在超期起诉十一个月后,找人做假证,置于我死地,区、市、省各级执法机关知法犯法,在没有调查核实的情况下,一口咬定我关电源总闸,栽赃陷害,法到底在哪里?起诉书是捏造的事实,判决书是莫须有的事实,因为本人确实没有关电源总闸,所以判决书中没有关电闸的具体时间,没有当时值班电工的姓名。九、省高院立了案一年多没有任何答复。2018年7月19日省高级人民法院拿了我的申诉材料,立了案至今一年多没有任何答复,敷衍失责、推诿,违反政法委处理上访人员要求《规定》(见证据十五)。十、省高级检察院没有调查当事人,纸上谈兵以套话驳回我的申诉。省检察院没有找发电工陈家华,王宏杰核实,让他们实是求是证明徐有没有关电源总闸,因为我没有做这个事,所以也不可能证明我关了电源总闸一事。如要纠错,必然要追责,为了不追责,上下法院、检察院组成利益共同体,顽强阻止历史冤案的平反,未经调查当事人就“以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全法....不符合立案复查条件。”官话、套话驳回我的申诉(见证据十六)在区、市、省各级强权部门面前,我一介草民已无力挣扎,谁来为我说话?谁来维护我的正当权益?党的政策是有错必纠,操场埋尸案、孙小果案,这些旧案、积案、疑案都重新启动调查程序,还历史真相,在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国家对身体残疾者、生活不能自理者特赦服刑罪犯,以凝聚人心,我的冤案还要拖下去吗?我已六十岁了,年老了,没饭吃,没衣穿,以另一只眼只存的稍许微光艰难度日。希中央有关部门实是求是,根据政策责成地方政府督办。一只要求按工伤保险期条例评为工伤,享受工伤待遇,另一个重启调查当事人,一切谎言将会戳穿,解决历史冤案。以上控告,我对每一句话负全部责任,经得起上级任何部门的质疑。希一切好心人尽快转发此帖,好人一定有好报!控告人:徐祥建2019年8月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